来源:慧保天下

原标题:2019年上半年保险业“另类”罚单曝光2家险企妨碍监管被处罚因朋友圈误导,四险企吃罚单

  严监管之下,保险业严字当头,保监会罚单发不停。仅2017年,原保监会一共处罚机构720家次,处罚人员1046人次。罚款共计1.5亿元,同比增长56.1%,撤销任职资格18人,行业禁入4人。

  进入2018年,这一趋势显然得以延续。慧保天下精心梳理了2018年1-7月保监系统的全部罚单,统计结果显示,银保监会机关以及35个保监局在7个月的时间内累计发出656张罚单,合计罚款逾13227.9万元,其中针对机构罚款8377.3万元,针对责任人的罚款又高达2425.3万元。

  2018年严监管态势丝毫不减,保险机构又该如何小心规避?别着急,慧保天下也梳理了所有保单的处罚事由。不过坏消息是,除最常见的给予消费者保险合同以外利益,编制虚假报表、资料,虚列费用之外,监管的处罚事由几乎涉及方方面面,处罚的标准似乎也因地而异。保险机构须加倍小心谨慎啦。

随着2019年后半场的到来,今年上半年险企罚单全貌也随之出炉。据《证券日报》记者对银保监会网站不完全统计显示,上半年,银保监会对保险业合计开出387张罚单,对保险机构及个人处罚金额超6000万元。

  处罚事由五花八门

从处罚原因来看,除了“违规展业、销售误导、虚列费用、虚假宣传、虚假理赔、虚构保险中介业务、产品不符合监管规定”等行业较为常见的处罚原因之外,今年上半年,有两个“另类”处罚原因颇为惹人注意:一是险企妨碍监管检查;二是朋友圈销售误导。

  从目前来看,监管系统对于每种处罚事由并没有统一定义,各地保监局对待具体案例的处罚事由描述也因此大不相同,但整体来看,监管处罚事由可谓涉及方方面面。

两家险企“对抗”监管被重罚

  频率最高者外乎以下几种:

在今年上半年的罚单中,2家险企因“拒绝或者妨碍依法监督检查”被处罚。

  给予消费者保险合同以外利益(最典型者莫过于产说会现场投保送礼,车险返佣,以及返还积分等)

  编制虚假报表、资料等

  虚列费用/套取费用/利用业务便利为其他机构和个人牟取不正当利益

今年5月10日,北京银保监局公布的处罚函显示,某大型上市寿险公司昌平支公司存在“拒绝妨碍监督检查、欺骗投保人”的违法违规行为。北京银保监局责令该公司昌平支公司改正违法行为,并罚款30万元,责令其停止接受新业务一年。并对相关负责人郭某处以警告、罚款10万元,撤销任职资格的行政处罚;对相关负责人邓某处以警告、罚款10万元的行政处罚。

  但除此之外,其实也包括保险业务的方方面面,保险机构须格外谨慎。

这不是今年唯一一起“对抗”监管的罚单。

  销售误导类:

今年年初,银保监会公布了对此前一起对抗监管事件的处罚情况:银保监会检查组在对永安财险董事会临时会议不知情的情况下,按照检查流程将现场检查事实确认会时间定为2017年12月6日上午9时并通知永安财险,要求其总裁蒋明和统计负责人顾勇参加会议。此后,检查组得知永安财险将于同一时间召开董事会临时会议,并拟解除总裁蒋明的职务。

  电销工作人员使用不实表述向投保人促销

  电销工作人员未告知保险合同重要情况

  保险公司内勤诱导保险代理人进行违背诚信义务的活动

  欺骗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包括声称限时限量销售,实际并非限时限量销售。

  以承诺保证收益、将保险概念与银行存款概念混淆等方式宣传销售保险产品

  以捏造、散布虚假信息损害竞争对手商业信誉的方式进行宣传

  不实炒作停售

随后的2017年12月4日晚间,检查组临时变更检查计划,约谈董事会秘书。检查组表示会议时间的冲突和解除蒋明总裁职务的议题将影响检查工作的开展,建议适当调整会议时间。董事会秘书表示无权决定,并将相关建议转告董事长。

  业务不规范:

2017年12月5日下午,检查组约谈永安财险董事长陶光强,要求适当延后董事会临时会议。陶光强在无正当理由的情况下,拒绝接受检查组的合理建议。2017年12月6日上午,确认会和董事会临时会议同时召开,永安财险董事长和总裁均缺席确认会,影响了检查工作的正常进行。

  编制虚假回访录音

  未按规定缴存保证金或者投保职业责任保险

  中介公司未开立独立的代收保险费账户

  未制作规范的客户告知书

  未建立完整规范业务档案

  未如实记载投保人信息等保险业务事项

  财务账簿未能如实记载该业务保费收取真实状况

  承保团体健康保险未书面告知每个被保险人其参保情况及相关权益

  超出核准的经营区域从事业务活动

  与未取得保险兼业代理业务许可证的机构开展合作

  向未在本公司执业登记人员发放佣金

银保监会认为,永安财险拒绝或者妨碍依法监督检查的行为,违反了《保险法》第一百五十五条的规定,根据该法第一百七十条规定,对永安财险罚款30万元;对陶光强处以警告并罚款5万元。时任永安财险董事长陶光强作为永安财险主要负责人及董事会临时会议召集人,对上述问题负有直接责任。

  用人不当类:

整体来看,上述两家险企因“拒绝或者妨碍依法监督检查”合计被罚85万元,在今年保险公司罚单中颇为罕见。

  机构负责人未取得高管任职资格

  临时负责人任期超3个月

  委托未持有执业证书的人员从事保险销售

4家险企

  变更事项未及时通知监管,或未经批准就擅自变更类:

因朋友圈销售误导被罚

  未经审批设立专门职场经营电销业务(人保财险贵州省分公司、贵阳分公司)合计被罚40万

  未经批准擅自变更营业地址

  分支机构设立未报告

  未书面报告分支机构名称变更

  未严格执行保险公估从业人员执业登记制度(公估公司)

  未报告主要股东变更情况

除“对抗”监管被罚之外,还有4家险企因为朋友圈销售误导被罚,这在前几年的罚单中,也较为少见。

  其他类:

4月24日,银保监会公布的处罚函显示,河北银保监局在2018年9月至12月现场检查时发现,中信保诚人寿保险有限公司保定中心支公司营销业务发展部人员在微信群编发中信保诚年金保险营销宣传信息,该信息非中信保诚官方自媒体信息,非中信保诚统一制定和管理,且部分内容与保险条款或公司统一制定、管理的宣传材料不一致,部分内容存在不当、不准确等问题。

  编造保险事故。例如,青岛保监罚〔2018〕9号显示,中路财险平度支公经理谎称其名下车辆发生单方碰撞护栏事故,申请理赔。结果经调查,报案事故为虚假事故,车辆实际出险时间不在商业车险保单有效期内。

  以业务人员欠交保费为由拒不依法履行保险合同约定的赔偿保险金义务。

实际上,今年以来,随着监管部门加大了对营销人员在微信朋友圈等自媒体平台发布虚假营销信息的处罚力度,还有3家险企因朋友圈销售误导被处罚。

  有些处罚在实际中颇具争议:

其中,某上市险企寿险公司资阳中支保险销售从业人员吕某、鲁某某因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了含误导内容的自媒体文章,分别被罚款1万元。

  例如浙保监罚〔2018〕19号显示,2015年9月至2017年3月,永诚财险浙江分公司通过微营销平台销售,并向某科技公司支付技术服务费,而其中,大部分技术服务费都流向了具体的业务人员。浙江保监局据此给予永诚财险浙江分公司重罚,但并没有给出明确的处罚事由,只是提及永诚财险浙江分公司虚增技术服务费。

另一家中型险企山西分公司银保客户经理段某通过两个微信交流群向银行工作人员、朋友、客户等人发布夸大保险产品收益的信息。该险企山西分公司被罚款6万元,段某被罚款1万元。

  各地保监局处罚标准不一

还有一家银行系险企山西分公司银保部制作并使用了含有夸大产品收益、利用停售进行虚假宣传内容的课件;时任该公司银保部副经理游某利用微信朋友圈向不特定人群发送夸大保险产品功能的信息。该公司被罚款6万元,游某被罚款1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面对不同的处罚事由,不同保监局之间的处罚标准似乎有所不同。

三大类典型诱导宣传曝光

  例如,同样是虚列费用,恒大人寿湘潭中支涉及金额87万元,湖南保监局对其罚款13万元,对责任人给予警告并罚款1.5万元。

就朋友圈销售误导频发的原因,银保监会此前表示,当前,包括互联网、应用程序、博客、微博客、公众账号、微信等在内的自媒体平台已成为保险公司、保险中介机构以及保险从业人员展示公司形象、推介保险产品、介绍保险服务、普及保险知识、宣传保险理念的重要渠道。但由于自媒体渠道参与门槛低、发布主体多、信息审核弱、转发传播快,已成为保险销售误导、不实信息传播的高发领域,严重损害保险消费者合法权益,埋下大量保险消费纠纷和群体性事件风险隐患。

  而人保财险黄冈市分公司涉及金额27万元,湖北保监局对其罚款12万元,对责任人罚款1万元,没有警告。

不少朋友圈误导行为,也与保险公司对业务人员约束不严有关。据《证券日报》记者梳理,银保监会对保险公司的罚单中,有不少业务人员被罚是因为“诱导代理人欺骗投保人”。

  另外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是,湖北保监局罚〔2018〕3号文显示,北京恒荣汇彬代理湖北分公司费用报销事项不真实,涉及金额516元,结果机构以及当事人合计被罚6万元。

为避免消费者因朋友圈销售误导,银保监会在1月8日发布的《关于防范利用自媒体平台误导宣传的风险提示》曝光三大类典型手法:一是饥饿营销类:宣传保险产品即将停售或限时销售,如使用“秒杀”“全国疯抢”“限时限量”等用语;二是夸大收益类:混淆保险产品和其他固定收益类理财产品,如发布“保本保息”“保本高收益”“复利滚存”等;三是曲解条款类:故意曲解政策或产品条款,如宣称“过往病史不用申报”“得了病也能买”“什么都能保”等。

  而湘保监罚〔2018〕25号显示,富德生命平江支公司,存在编制虚假的报告、报表、文件或者资料的行为,其三笔招待费共5500元,用于购买水果、食品等,但其中除2917元为购买水果的真实费用外,其余2583元实为公司其它经营费用,该公司因此被湖南保监局罚10万元,相关责任人被罚1万元。

  连保监罚〔2018〕12、13、14号文则显示,永安大连分公司通过虚列费用的方式对员工借款26万元进行了核销,结果公司被大连保监局罚款10万元,相关2名责任人各被罚1万元。

  有时候即便是同一机构做出的处罚,其标准也难以判断。例如近期,保监会发布的保监罚〔2018〕16、17、18号文显示,同样是对财险公司农险业务自查无问题或已整改承保理赔档案进行抽查:

  中华财险广东分公司抽查668份,问题档案139份,占比20.81%

  华农财险北京分公司抽查1094份,问题档案386份,占比35.28%

  中华财险湖南分公司抽查1039份,问题档案463份,占比44.56%

  保监会给予三者的处罚却有很大不同:

  中华财险广东分公司机构罚款50万元,责任人罚款20万元

  华农财险北京分公司责任人10万元,责令停止接受农险新业务1年,时任副总经理撤销任职资格

  中华财险湖南分公司责任人罚款10万元,停止接受农险新业务1年,时任总经理助理撤销任职资格

  以下就是2018年1-7月的全部罚单了,亮点请自寻。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