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近日,在证监会公布的最新一期《基金募集申请核准进度公示表》中,部分早前上报的商品基金已不见踪影。基金公司人士透露,基金公司撤回申请是由于拿不到期货交易所的二次授权;还有一些商品期货基金撤回或因基金经理资质不符合商品期货基金任职条件所致。
业…

一段时间来摘牌在新三板频现,尤其是在去年一度演绎成一部轰轰烈烈的“摘牌”大戏。大戏尚未落幕,情节峰回路转。近几个月,新三板公司撤回摘牌申请的剧情就如同当初申请摘牌时般热闹。

  近日,在证监会公布的最新一期《基金募集申请核准进度公示表》中,部分早前上报的商品基金已不见踪影。基金公司人士透露,基金公司撤回申请是由于拿不到期货交易所的二次授权;还有一些商品期货基金撤回或因基金经理资质不符合商品期货基金任职条件所致。

元旦刚过,新三板明星公司仁会生物发布了一则撤回终止挂牌申请的公告。该公告称,因公司经营发展及长期资本战略规划需要,为更好地实现公司及全体股东利益的最大化,经公司慎重考虑,拟撤回公司股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的申请。据上证报资讯统计,从去年10月至12月,申请撤回终止挂牌的公司就多了起来,申请撤回摘牌的公司有12家,而去年上半年仅有10家。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无法预计商品期货基金正式获批时间。作为一类重要的资产类别,商品与股票债券形成互补,在丰富基金投资者大类资产配置中所起的作用同样也不可忽视。

有些公司撤回终止挂牌申请是因为公司实控人“撤退”计划被阻拦,而多数则源于异议股东的反对。有投资者表示:“我买的新三板股票要摘牌了,实控人回购的价格太低。”

  部分期货基金撤回申请

去年12月10日新阳特纤公告称,基于公司目前还存在部分持有异议的股东,现结合公司实际生产经营情况,为保障公司生产经营持续、稳定、健康发展,公司计划终止向股转系统申请摘牌。

  记者了解到,去年下半年起一批商品期货基金撤回了发行申请。上海一位基金公司人士称,去年下半年,期货交易所接到监管层的窗口指导,需要出具商品期货基金的授权许可。期货交易所第二次授权需要对基金公司各项资质进行梳理,相比第一次授权更为严格,但具体指标并未对基金公司透露。

河马股份去年11月29日公告称,公司拟终止摘牌新三板,且该议案已经股东大会审议通过。该公司称,目前关于公司摘牌新三板一事,异议股东较多,为保障股东利益,结合公司实际经营情况,拟终止摘牌新三板。

  华南一家基金公司人士表示,该公司旗下一只商品期货基金已经撤回了申请。期货交易所调整品种的授权,第二次授权非常谨慎,只给了两三家基金公司。

就在河马股份发布公告的前一日,侏罗纪也表示,因尚未就终止挂牌与所有未参加股东大会股东达成一致意见,为充分尊重股东的意愿,公司计划终止向股转公司申请摘牌事宜。

  上海另一家基金公司人士也透露,公司早前上报了多只商品期货基金,其中一只未能拿到期货交易所二次授权,去年下半年已撤回了该基金的申请。

除了这些明明白白地说要“撤销摘牌”的,更多的挂牌公司则是在摘与不摘之间犹豫不定。在2018年,有382家企业首次发布了拟摘牌公告,其中68家企业发布拟摘牌公告已超过半年之久却迟迟未见真正摘牌的动作。有券商向记者反映,今年以来他们接到了多家企业是否应摘牌的询问,尤其是科创板即将落地的消息宣布以后,越来越多的新三板公司发问:新三板增量改革政策迟迟不落地,挂牌还有没有价值?是否应该摘牌去别的资本市场板块?

  “无法获得期货交易所无异议函是此类产品上报的难点。期货交易所会衡量某一类品种的市场容量,以及基金公司是否满足运作商品期货基金的条件等。”深圳一家基金公司产品人士透露。

然而,大多数公司对撤回摘牌的理由“语焉不详”。

  此外,还有基金公司人士称,除了需要获得期货交易所的无异议函之外,商品期货基金经理还必须具备两年的商品期货从业经验,部分基金公司上报的商品期货基金管理人不具备相关任职资格因而选择了撤回。

2019年初首家发布撤回摘牌公告的仁会生物表示,因公司经营发展及长期资本战略规划需要,拟撤回公司股票在新三板终止挂牌的申请。

  2014年12月,证监会发布《商品期货交易型开放式基金指引》。2015年7月,第一只商品期货基金———国投瑞银白银期货基金面世,而此后基金公司上报的商品期货基金无一获批。

上个月,共有轩慧科技、卡姆医疗、掌握时代、思必拓和巨龙通信等5家挂牌公司发布撤回摘牌公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