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李健有着多重身份:清华学霸、民谣歌手、综艺节目上“成语担当”,可以说非常有范了。在接受采访时,李健直言不讳:自己从来不买房,但必须要有书房。他买了很多唱片和书,即便是租来的房子,他和妻子也布置了一间书房。

   2011年继续重新考研时看到了推荐,根据真实案件改编。韩国其实比不缺乏已事实改编的电影。最经典的当属杀人回忆,可是我必不能参透导演的画外音,开放的结局让带着悬疑心态去看电影的我很是失望。乃至于迟迟没产生看到熔炉的想法。
  2012年,考研成功。好像生活变成了另一个样子。遇到失望的事,不公的事,也只是一阵唏嘘。世界的颜色远非黑白,灰色更多。也放弃了自己去做一些违背心愿的迎合之事。识时务者为俊杰,从小爸妈就一直灌输着我。
  2013年,随大流考了各种资格考试,考完轻松的躺在床上,挥霍青春。打开电影。
  可以说,熔炉的前半部分是咧着嘴度过,后半部分是痛哭的看过。鲁迅早在狂人日记中就描写了那些麻木的吃人的人。原来人吃人也不仅于我们国家。而影片中一样,大部分健全的人只是指点的看,并不能为弱势群体站出来。片中老师曾经默声,曾经驻足,曾经也拿着代表君子的兰花。可是还是奋不顾身的挺身而来。设身处地,如果我在那个位置,一定明哲保身。而片中那些碍于权势而妥协的检察官、警察、律师、政府工作人员,他们助纣为虐,可良知这种虚无缥缈的自我满足感在地位权势金钱面前不值一提。那些所谓成功的人,恐怕早已习惯了。每天打开网页,更种相似案件出现眼前,大多数也只是骂几句而已。我们何必又放弃美好的生活,去管这些糟心烂事,而且即使我们管,有个屁用,还不是如此。
   我一直在哭,不仅为了遭受这一切的聋哑儿童,也不仅是为了最后对施暴者轻微的判决,更是为了自己,曾经善良的自己,曾经不知天高地厚的说着就是要公平的自己,曾经美好的看待这个世界的自己。我一直在哭,不是哭这不电影,而是哭曾经理想的坍塌。并且,虽然我简直哭断了气,我仍然会是那群麻木的人中的一个。

图片 1

文化人对于房子的批判,李健不是第一个。此前,高晓松曾经主张教育女儿心安理得的混日子,他认为,工作就是买车买房,这样的人生是浪费的;最实用的教育就是让孩子懂得在不成功的时候心安理得的混日子。

有的人可能会说,他们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他们已然是成功人士,安居乐业,怎么能体会没有房子的人的辛苦呢?你说他们“装逼”也好,说他们“何不食肉糜”也罢,但他们确实说出了现在房价的问题,那就是高房价让人焦虑:对于年轻人,剥夺了他们梦想的权利,对于小有财富的人,则让他们无法安心享受生活。整个社会都被高涨的房价打了鸡血,形成了一种竞争的氛围,带来的普遍焦虑的心态。

图片 2

倒不是说竞争不好,竞争才能带来进步;关键在于,进步了之后呢?就拿房子来说,房子本来是用来住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人们发现房子可以用来盈利,一买一卖就创富了。

于是,这就给人们一个错误的暗示:房产等于财富。这就是目光短浅之处了,房产可能带来财富,也可能毁掉财富。稍微了解一点房地产发展史,就会知道,日本、香港、美国都经历过房价的大涨与大跌,而房价下行时,几乎半数以上的中产阶级一夜返贫,曾经引以为荣的房产,变成手中的累赘:租不出去、卖不回成本价、银行月供要还、搞不好还要交房地产税……奋斗若干年就换回个这样的结果,难道就不反思,是什么样的观念让自己走到这一步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