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买基金的朋友,多多少少都知道一点关于投基的黑操作,比方说,在年底排名出炉后跟风买进前一年的冠军基,很可能会中招冠军魔咒,收益不但赶不上前一年,甚至有可能收获负收益
所有江湖上流传的黑操作,那都是有实例可证的,比如2015年以171.78%的战绩夺下当…

    没有特意的准备,临时的决定,临时的选择。
    本以为是部纯粹商业片,还特意IMAX。没有想象中的大场面,反而有点小思想。
     好吧,我推荐。如果最近比较繁忙,压力比较大,可以选择去看一看。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放松感,还有点小励志。
      “在这边,没有人会伤害你。”

  买基金的朋友,多多少少都知道一点关于投基的“黑操作”,比方说,在年底排名出炉后跟风买进前一年的“冠军基”,很可能会中招“冠军魔咒”,收益不但赶不上前一年,甚至有可能收获负收益……

  所有江湖上流传的“黑操作”,那都是有实例可证的,比如2015年以171.78%的战绩夺下当年冠军头衔的易方达新兴成长,次年收益-39.83%,同类排名垫底。估计很多朋友还记忆犹新。

  从这个角度说,所有基民口耳相传的“黑操作”都有其存在的道理。不过呢,大家知道的,老娘舅的团队有不少喜欢刨根问底的小伙伴,他们提出一个问题:

  那些“黑操作”,如果放长时间来做,到底会给基民造成多大程度损失?

  然后就真的有人拿历史数据去试了一试……

  结果有点小意外。

  黑操作1号 专买前一年冠军基

  这个操作,就是传说中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那么照着这个“黑配方”抓药,到底会给基民朋友造成多大的损失?

  让我们从2003年说起。

  为什么是2003年?很简单,因为只有从2003年才有开放式基金夺冠,而在公募基金刚诞生的前几年,业绩冠军都被封闭式基金所包揽。封闭式基金嘛,看得到也不一定买得到,所以暂不列入计算。

  2003年夺得冠军的是博时价值增长,当年它以34.35%的战绩夺冠,然后次年收益是-7.77%,在同类12只基金中排名倒数第三……“冠军魔咒”首次现身。

  不过2004年的股基冠军泰达宏利成长,次年仍是正收益,11.42%,在同类44只基金中位列正数第四,好像也还不错?

  于是乎,这位小伙伴就把从2003年至今的所有股票型及偏股型历年冠军拉了一个表↓

  图片 1

  (数据来源:wind,下同)

  根据这份表格来看,虽然近几年“冠军魔咒”的阴影是有点深,但老娘舅的小伙伴测算了下,如果坚持每年第一个交易日都新拿出1万元投资前一年的冠军基,最后一个交易日赎回,从2004年到2017年,历年盈亏叠加,14年下来的总收益率是21.36%,年化约1.5%。

  跑输通胀无疑了,但仍是正收益。

  那如果就用1万元在这14位冠军之间依序滚动复投呢?

  那就厉害了——

  本金1万元,从2014年的第一个交易日买入博时价值增长,到2017年最后一个交易日卖出兴业聚利,这1万元会变成55778.208元,总收益457.78%,年化超过32.69%——对比下,2004年1月1日-2017年12月31日,沪深300的期间涨幅也就是265.23%。

  难道这个黑操作,还能震惊巴菲特?

  其实细看也没毛病,毕竟有两个冠军基都是次年翻倍,而这么多年下来,冠军们次年最差的表现也没有损失五成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