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万科股权争夺战又有新进展了!继网传王石约饭基金公司后,果真有基金公司出手了,不过,这家基金公司是敌是友,估计只有万科董事局主席王石一人知晓。
号外财经发现,安信基金12月18日完成备案的一款资管计划显示,该计划投资范围中明确将主要投资于
万科A…

2016年的春季来得算不上早,因为直到上周,微博上广为流传的还是王石穿着羔羊皮冬装拍摄的街拍照。

  万科股权争夺战又有新进展了!继网传“王石约饭基金公司”后,果真有基金公司出手了,不过,这家基金公司是敌是友,估计只有万科董事局主席王石一人知晓。

对王石而言,这个春天,可能比冬天还要难熬。华润新任董事长傅育宁公开表达出对万科管理层的不满,宝能尚未撤退,深圳地铁与万科的合作未得到董事会批准。

  号外财经发现,安信基金12月18日完成备案的一款资管计划显示,该计划投资范围中明确将主要投资于万科A二级市场流通的A股普通股,这与此前宝能系旗下公司钜盛华增持万科A的多款资管计划类似。该款名为“安信基金信心增持1号”的资管计划起始规模15亿元,合同期两年,托管行为浦发银行。

而属于房地产业的寒冬,尽管在国家政策刺激下,去库存任务仍然任重道远,万科的未来也仍然存在大量变数。

  这是继钜盛华7款指定投资万科的资管产品后,另一只瞄准万科股权的资管产品。据了解,钜盛华此前发起的7个资产管理计划中,皆全部明确“可用于投资万科A股股票”,表决权都归属于委托人,具有资金结构分级(优先和劣后)。钜盛华7款指定投资万科的带杠杆资管产品分别是南方资本旗下的安盛1号、安盛2号、安盛3号、咣矩1号;西部利得基金旗下的宝禄1号、金裕1号;泰信基金旗下的泰信1号。据港交所最新披露的资料,钜盛华12月10日和12月11日连续两日买入万科A股,持股比例升至22.45%。其中,钜盛华10日在场内买入1.91亿股,每股均价19.33元,涉及资金36.92亿元;11日再次在场内买入7864万股,每股均价19.728元,涉及资金15.51亿元,两天合计增持52.43亿元。那么,与钜盛华增持万科A的多款资管计划类似,“安信基金信心增持1号”会有怎样的动作?最关键的是,增持万科后,会否又出现类似宝能与华润的股权争斗大戏?号外财经发现,“安信基金信心增持1号”托管行是浦发银行,钜盛华7款增持计划托管行则分别是平安银行、广发银行、建设银行及民生银行。另外,安信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经中国证监会批准,成立于2011年12月,注册地深圳,注册资本3.5亿元人民币。公司股东为安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五矿资本控股有限公司、中广核财务有限责任公司、佛山市顺德区新碧贸易有限公司。种种迹象表明,“安信基金信心增持1号”貌似与宝能系均无关联。既然不是“敌”,那是不是“友”呢?号外财经无从考证,这或许只有王石一人知道。但不管怎样,此时又出现一只指定投资万科股票的资管产品,定让这场股权大战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耐人寻味的是,3月26日,王石以亚洲赛艇联合会主席的身份出席了“艇进·2016松山湖赛艇公益大师赛”推广民间赛艇。这位中国最大的房地产企业掌舵者此行谨言慎行,两名助理陪伴左右。王石本人仅表示,“只谈赛艇,不谈房价,不谈万科”。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耿直”的王石

更多

曾经,王石是一个十分愿意表达观点的企业家。他的公众形象亲民,爱爬山爱游艇,独自上哈佛游学,面对从财经媒体到时尚媒体的采访,他都能侃侃而谈。他并不讳言自己的新任女友,也十分愿意营造出恋爱中的“老房子”形象。

与此同时,万科的形象也在他的营造下在房地产企业中算得上“良好”。2016年3月14日,万科发布了第九份“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报告中有这样一段话,
“诚然,我们也有野蛮生长的阶段,那时尽管我们规模很小,却已树立了不行贿的底线、健康丰盛的愿景和改良社会的雄心……”

事实上,面对宝能进驻万科,王石的“耿直”也为此事上头条起到了“助攻”作用。

2015年12月,万科的王石和宝能的姚振华进行过一次对话。王石公开表示,宝能缺乏信用,控股万科会影响公司的评级。并且,宝能擅长玩资本,万科想踏踏实实做实业,宝能控股万科后可能把公司当成玩资本的筹码,最终毁掉万科。“所以,我不欢迎你。”王石说。

2016年1月,王石在新疆“天山峰会”上再次提及“万宝之争”,拒绝的理由上升到了体制层面。王石表示,他希望万科成为对国家、对行业、对未来举足轻重
的企业。他希望将万科设计成国企为第一大股东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只要是民企,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无论我喜不喜欢你,我都不欢迎你。”王石再次对
宝能说了“不欢迎”三个字。

而全程,万科的大股东华润并未多说一句。

变脸的大股东

直到2016年3月,沉默许久的华润终于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3月17日,万科召开今年的第一场临时股东大会。这是“万宝之争”发生后,万科首次举行的股东大会。

股东会召开的四天之前,万科为了阻击宝能的进驻,引入了深圳地铁集团作为股东。3月13日,停牌3个月的万科公告了与深圳地铁集团签署的合作备忘录:深圳地铁集团将以400亿元至600亿元的资产入股万科。

然而,一直在万科背后默默支持的“大哥”华润,在股东大会上却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在股东大会结束后,华润方面代表,突然对万科与深铁合作中的一些程序性行
为提出异议。华润集团表示,万科和深圳地铁集团合作方案公告,没有经过万科董事会讨论通过,是管理层自己的一个决定;万科董事会在3月11日召开了董事会
会议,当天有21项细项,但完全没有提到将要签署与深铁合作的备忘录。

华润方面还表示,目前华润派驻万科的三位董事,已经向深圳和香港的监管部门反映了上述问题。监管机构在处理反馈中。

随后,华润新任董事长傅育宁在3月19日接受采访时对万科说了四句话:一、万科做得不错,管理团队也很专业,我们一直支持万科发展。二、17日的万科临时
股东会后,我们的股东代表向媒体披露的事实,这些股东代表说的是事实。三、华润支持万科发展,同时也高度关注良好的公司治理制度。四、如此重大的事情在
11日的董事会议上只字未提,第二天就签订了一个又是股权对价,又是交易资产的规模,又是支付方式的备忘录,这合适么?

对此,万科方面表示,此次重组公司早就和华润董事进行过沟通。春节前,公司管理团队拜会华润董事时,曾经明确提到公司有意和深圳市地铁集团进行战略合作,并提到了存在向地铁集团增发股票的可能性。

万科还认为备忘录并没有约定具体注入项目,也没有约定在重组中对应的股权比例和股权价格,未来交易是否进行,还需要经过公司董事会和股东大会的审议。备忘录并无法律约束力,因此,万科管理层认为,公司签署合作备忘录,无须事先通过董事会审议,符合公司治理的相关规定。

以王石为代表的管理层,在过去十多年中,和华润的合作一直亲密无间,甚至被写入了哈佛商业评论的典型案例。华润的忽然“反水”为深圳地铁的入驻增加了不确定因素,也将王石为代表的管理层和股东的矛盾放到了公众面前。

从《罗马人的故事》说起

在股东大会上的提问环节,王石成为被股东提问最多的管理层成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