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016年, 中国银行
业金融机构境内外本外币资产总额首度突破200万亿元。与此同时,在不良贷款上升、息差收窄、投资资产收益下降等多重压力下,中国银行业的盈利增长持续放缓,大中型银行个位数增长很普遍。而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普及,传统银行的业务形态正…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2016年,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境内外本外币资产总额首度突破200万亿元。与此同时,在不良贷款上升、息差收窄、投资资产收益下降等多重压力下,中国银行业的盈利增长持续放缓,大中型银行个位数增长很普遍。而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普及,传统银行的业务形态正发生剧变,“金融科技化”将重塑银行业态。面对压力、机遇与挑战,近日,由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中国银行家调查报告2016》对15位银行高管、1794位银行从业者开展了访问与调查,从调查结果中可以勾勒出中国银行家对形势的研判和对挑战的探索。

图片 10

1 信贷资金投向哪儿

  2016年,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境内外本外币资产总额首度突破200万亿元。与此同时,在不良贷款上升、息差收窄、投资资产收益下降等多重压力下,中国银行业的盈利增长持续放缓,大中型银行个位数增长很普遍。而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普及,传统银行的业务形态正发生剧变,“金融科技化”将重塑银行业态。面对压力、机遇与挑战,近日,由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中国银行家调查报告2016》对15位银行高管、1794位银行从业者开展了访问与调查,从调查结果中可以勾勒出中国银行家对形势的研判和对挑战的探索。

调查结果显示,2016年城市基础设施业最受银行信贷资金青睐,冶金业继续遭冷。

  1 信贷资金投向哪儿

具体来看,城市基础设施业在银行信贷投向的重点支持行业中持续领跑,选择此项的银行家占比高达58.8%。医药业、公路铁路运输业、农林牧渔业、信息技术服务业依次位列第二至第五名。

  调查结果显示,2016年城市基础设施业最受银行信贷资金青睐,冶金业继续遭冷。

在信贷重点限制行业中,冶金业继续位居首位,选择此项的银行家占比高达65.2%,较2015年的58.9%又有所提升,第二至第五名则分别为房地产业、造纸业、船舶制造业、石油化工业。

  具体来看,城市基础设施业在银行信贷投向的重点支持行业中持续领跑,选择此项的银行家占比高达58.8%。医药业、公路铁路运输业、农林牧渔业、信息技术服务业依次位列第二至第五名。

“随着我国降低资源消耗、减少污染、去产能等系列政策的实施,银行业正逐步减少对高能耗、高污染、产能过剩行业的信贷投放。”中国银行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说。

  在信贷重点限制行业中,冶金业(含钢铁、有色金属)继续位居首位,选择此项的银行家占比高达65.2%,较2015年的58.9%又有所提升,第二至第五名则分别为房地产业、造纸业、船舶制造业、石油化工业。

同时,《报告》指出,小微贷款仍是公司金融发展的重中之重,选择此项的银行家占比达57.8%;个人消费贷款仍是个人金融的发展重点,选择此项的银行家占比由2015年的68.7%上升至2016年的71.9%,其中,个人综合消费贷款和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备受关注,银行家态度普遍积极,但对房地产开发贷款大多态度谨慎。

  “随着我国降低资源消耗、减少污染、去产能等系列政策的实施,银行业正逐步减少对高能耗、高污染、产能过剩行业的信贷投放。”中国银行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说。

2 最大挑战来自哪儿

  同时,《报告》指出,小微贷款仍是公司金融发展的重中之重,选择此项的银行家占比达57.8%;个人消费贷款仍是个人金融的发展重点,选择此项的银行家占比由2015年的68.7%上升至2016年的71.9%,其中,个人综合消费贷款和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备受关注,银行家态度普遍积极,但对房地产开发贷款大多态度谨慎。

在经济下行压力仍存环境下,部分企业经营压力增加,偿付能力下降,银行体系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面临一定上升压力。

  2 最大挑战来自哪儿

调查显示,银行家认为最大的挑战来自于“资产质量承压、风险管控难度加大”,选择此项的占比高达89.6%。此外,“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挑战银行盈利能力”“互联网金融分流银行存贷汇传统优势业务”也被视为挑战因素,占比分别为83.3%、69.2%。

  在经济下行压力仍存环境下,部分企业经营压力增加,偿付能力下降,银行体系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面临一定上升压力。

从风险类别看,信用风险最受关注,是警钟长鸣的话题,市场风险、流动性风险、合规风险、操作风险的关注度位列第二至第五位,选择上述5项的银行家占比分别为81.3%、53.8%、36.6%、29%和24.7%。

  调查显示,银行家认为最大的挑战来自于“资产质量承压、风险管控难度加大”,选择此项的占比高达89.6%。此外,“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挑战银行盈利能力”“互联网金融分流银行存贷汇传统优势业务”也被视为挑战因素,占比分别为83.3%、69.2%。

值得注意的是,市场风险和流动性风险的关注度均创8年来新高。巴曙松表示,目前我国与利率市场化相关的制度基础和负债工具创新已基本到位,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也在稳步前行,商业银行更加重视综合性融资服务能力提升和“泛资管”中的创新能力培养,也更加重视全球化资产配置和管理,这些都对市场风险管理提出了较高要求。

  从风险类别看,信用风险最受关注,是警钟长鸣的话题,市场风险、流动性风险、合规风险、操作风险的关注度位列第二至第五位,选择上述5项的银行家占比分别为81.3%、53.8%、36.6%、29%和24.7%。

“随着息差收窄,部分银行为了追求营利性,可能会加剧资产负债期限的错配,对流动性也会造成一定冲击。”他说。

  值得注意的是,市场风险和流动性风险的关注度均创8年来新高。巴曙松表示,目前我国与利率市场化相关的制度基础和负债工具创新已基本到位,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也在稳步前行,商业银行更加重视综合性融资服务能力提升和“泛资管”中的创新能力培养,也更加重视全球化资产配置和管理,这些都对市场风险管理提出了较高要求。

此外,海外运营风险也备受关注,选择“强化海外政治经济风险识别判断”“强化内控合规管理”的银行家占比分别为71.5%和71.4%。

  “随着息差收窄,部分银行为了追求营利性,可能会加剧资产负债期限的错配,对流动性也会造成一定冲击。”他说。

3 业务转型走向哪儿

  此外,海外运营风险也备受关注,选择“强化海外政治经济风险识别判断”“强化内控合规管理”的银行家占比分别为71.5%和71.4%。

面对挑战,银行业务转型走向哪儿?银行家们已开始着重审视自身业务特点,优化银行资本结构,摆脱过往的同质化竞争模式。

  3 业务转型走向哪儿

调查结果显示,银行家首选的对策是“合理定位,特色化、差异化发展”,占比达78.3%;其次是“持续提升业务创新能力”,占比67.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