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1元年终奖不是段子,是银行业普遍存在的负激励政策。在某股份制银行从事信贷业务的孙涛告诉经济导报记者。
在公众眼中,银行业是一个收入高、福利好、旱涝保收的好行业。但经济导报记者调查发现,现在有不少银行从业人士已经或正准备从这个好行业跳槽到互联…

摘要:今年8月20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受理一宗理财纠纷案,投资者高女士状告某银行在宣传、销售以及运作过程中有不当甚至违规行为,侵害了客户的利益。事实上,这起案件只是银行理财产品亏损引发的众多纠纷中的其中一起。2009年6月,客户李女士状告渣打银行在…

  “‘1元年终奖’不是段子,是银行业普遍存在的‘负激励’政策。”在某股份制银行从事信贷业务的孙涛告诉经济导报记者。

今年8月20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受理一宗理财纠纷案,投资者高女士状告某银行在宣传、销售以及运作过程中有不当甚至违规行为,侵害了客户的利益。事实上,这起案件只是银行理财产品亏损引发的众多纠纷中的其中一起。2009年6月,客户李女士状告渣打银行在销售理财产品中涉嫌欺诈。追溯到2007年10月,客户王先生在某银行网点购买了85万元的理财产品,可后来王先生却发现该产品是挂钩海外股市的一款基金,风险高,不保本,也不保最低收益,到了赎回期,他发现,自己账户上蒸发了32万元,他遂将办理业务的银行告上法庭,要求其赔偿自己的损失。同样的大额亏损情形也发生在王女士身上,她购买了渣打银行的“金通道环球投资系列”产品1000万,未到期资金却已亏损了将近300万……

  在公众眼中,银行业是一个收入高、福利好、旱涝保收的好行业。但经济导报记者调查发现,现在有不少银行从业人士已经或正准备从这个“好行业”跳槽到互联网金融公司,或者在薪资待遇方面更“激进”的新兴金融公司。

近年来,无论是中资银行还是外资银行纷纷爆出了理财产品低收益、零收益甚至是巨额亏损的实际收益结果,这样的收益结果与当初银行设想的高额“预期收益率”的美好愿景简直就是南辕北辙,众多惨遭损失的投资者无法心平气和,投资者质疑有之、状告银行有之、痛斥银行违规有之,那么,透过“银行理财产品本金及收益承受重大损失至全部损失”的现象,银行理财产品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

  “负激励”政策花样繁多

有分析人士认为,此类现象的造成与银行对理财产品信息披露不透明、银行自身内控不足以及投资者不懂专业知识盲目购买有较大关系。

  最近,一个有关银行业年终奖的“段子”火了。

投资者王女士购买银行理财产品时,银行理财经理告知其产品投资方向是包含了16只海外基金的选择组合,但在资金出现了将近300万元的亏损后,王女士才发现自己购买的并不是所谓的“基金”,而是银行的一款结构性产品。王女士表示,在亏损之后她才发现“原来理财产品存在很多问题”。这些问题包括银行销售人员在销售时只强调了该款产品投资基金的好处,但并未向她强调购买的实际上是结构性产品。

  某银行员工吐槽自己的年终奖仅有“1”后,马上遭人驳斥:1万元还少?然后这位银行员工淡定解释:年终奖不是1万元,真的是只有“1元”。

银行理财本是一种基于信托原理的受托行为,投资者购买银行的理财产品,却不能如了解基金一般,及时了解到理财产品的行情,只能模糊地了解理财产品的投资方向,具体投资了哪些金融产品,投资的比例及其变化如何却根本无从得知,更无法对行情进行分析判断。另外,在银行的产品说明书上赫然显现这样的说明条款:“理财资产运作超过最高年化收益率的部分作为银行投资管理费用。”
也就是说产品资金亏损则由投资者承担,多赚了则归银行所有。面对银行理财,投资者似乎只能被动地接受投资的结果。(冯娜娜)

  在孙涛眼里,“1元年终奖”不是段子,出现“1元年终奖”多因员工考核不达标,导致年终奖按比例扣除。“在我们银行,3元、5元年终奖屡见不鲜,都是完不成任务扣罚后导致的。”

TAGS:不被啥时频现忽悠负理财收益产品投资者银行

  尽管年终奖仅有1元,不少网友依然调笑:至少你们还有年终奖。孙涛则直言按照考核标准不同,年终奖直接扣光的情况也不少,“现在‘负激励’政策的花样很多,各种‘暗降’让人防不胜防,比如一些员工年终奖看起来很多,但这是靠月度、季度奖金延迟年终发放的结果,总收入还是下降明显。”

  另据了解,一些银行的年终奖延迟发放让人哭笑不得:华东某城商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称,自己的2016年年终奖被分为4年“递延”发放。

  公开资料显示,银行业净利润增速的拐点出现在2013年,当年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四大行的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0.17%、14.52%、12.35%和11.12%,第二年这个数字便全都下降到10%以内,到了2016年则在1%到2%之间徘徊。

  “大约在去年这个时候,大型国有银行的年终奖便已经爆出大幅缩水的消息,今年更是轮到了股份制银行。”孙涛如是说。另据了解,作为股份制银行的“领头羊”,浦发银行和中信银行在2016年的利润增速也难尽如人意,分别为4.93%和1.14%。利润下滑的年份与“1元年终奖”爆出的年份如此一致,孙涛据此认为“负激励”政策花样繁多的原因,就是因为银行业利润的下滑。

  山东财经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经济导报特约评论员李德荃认为,银行业年终奖下滑的主要原因首先是国家政策的要求,是控制收入水平的具体体现,“当然,随着金融业竞争加剧以及利润率下降的客观事实,也促使银行普遍出台政策,降低薪酬水平。”

  “负激励”盛行的结果,则是人心思变。

  孙涛称,他们行很多同事都酝酿跳槽,“我们银行有一位省分行的副行长都跳槽了,这在银行业利润丰厚的前几年是不可想象的。”另有其他银行界人士引用相关统计指出,不少地区超过7成的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离职率在10%以上,离职率达到20%的几近两成。

  银行业是否“风光不再”

  即便是在“1元年终奖”频现的当下,孙涛亦不否认公众“银行业是个好行业”的印象,他还用“公考热”打比方,“在金融行业中,银行从业人员有点像社会对公务员的印象:收入丰厚、福利好、地位高,但发大财的可能性也小。”正因有如此印象,孙涛才选择留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