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连日来,央行玉林中心支行、央行西安分行连发8张罚单,如此密集,均因个人征信业务违规,在近两年来都非常罕见。
罕见密集罚单
1月10日,央行官网显示,因个人征信业务违规,央行玉林中心支行向辖区两家银行开出罚单;数日前,也因征信违规,央行西安分行发…

经济导报记者 姜旺

  连日来,央行玉林中心支行、央行西安分行连发8张罚单,如此密集,均因个人征信业务违规,在近两年来都非常罕见。

6月4日,银保监会官网披露的信息显示,浙金信托被开出一张行政处罚决定书,涉及高管履职、股票投资信托及信托产品“双录”等3项违法违规事实,被处以罚款80万元。

  罕见密集罚单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是今年5月份监管部门给信托公司开出的第8张罚单,另有3家信托公司也在5月总共接到7张罚单。上述8张罚单合计逾760万元,远超去年上半年的罚金。

  1月10日,央行官网显示,因个人征信业务违规,央行玉林中心支行向辖区两家银行开出罚单;数日前,也因征信违规,央行西安分行发出6张罚单,农行招行中信民生等6行合计被罚39万。证券时报记者查阅了央行下属36家分支行等机构行政处罚信息发现,如此密集的个人征信业务违规罚单,在近两年来都是头一次。

根据原银监会行政处罚官网查询统计,各地银保监局已披露前5个月开出的72张罚单,总计罚没金额达3606万元,按此口径计算,上述8家信托公司被罚金额超总罚没金额的21%。

  处罚事由中,最多的是“未经个人同意查询个人信息或向第三方提供个人信用报告,情节严重”,有4起;未按照规定处理异议,有3起;其它的处罚事由,还有未按规定处理异议、未落实征信安全管理规定、违规查询企业信用报告行为。部分银行出现了多条征信业务违规并罚。8起案例中罚金从2万到13万不等。罚金最高的13万,来自央行玉林中心支行对农行玉林分行的处罚,原因是,未获得信息主体的授权查询个人信用报告、未按要求向检查组提供材料。

浙金收80万罚单

  这些罚单的依据是《征信业管理条例》、《个人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管理暂行办法》,是官方规范目前征信行业行为,厘清个人信息征集和隐私保护的重要条例条款。

根据上述处罚公告,浙金信托涉及的主要违法违规事实为:高级管理人员在获得任职资格核准前履职;结构化股票投资信托产品超监管规定的杠杆比例;个别信托产品销售过程未录音录像。此次处罚依据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银行业金融机构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管理办法》第四十七条。

  比如《征信业管理条例》第四十条就提出,违法提供或出售信息;过失泄露信息;未经同意查询个人或企业信贷信息;未按规定处理异议或更正错误遗漏信息;拒向相关机构提供或提供不实文件资料等行为,可对单位处罚5万至50万元,责任人处罚1万至10万元,甚至可依法承担民事或追究刑事责任。

据浙金信托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11月15日,该公司有两名高级管理人员因工作调动需要辞去副总经理职务,分别为刘伟、曹学文,二人此前均就职过金信信托投资和中投信托。曹学文于2017年4月14日由浙金信托风险总监转任副总经理。

  个人信息日益线上化

截至2018年底,浙金信托注册资本17亿元,信托资产规模为1080.52亿元,2018年浙金信托的营业收入为7.41亿元、净利润1.54亿元,两项指标位居68家信托公司中的下游水平。

  1月4日,央行正式公布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筹建公示,备受关注的“信联”落下实锤。百行征信业务范围是个人征信业务,由中国互金协会持股36%,芝麻信用、腾讯信用、前海征信、鹏元征信等8家征信公司各持股8%,类似于此前“网联”的共建共享模式。

公开信息显示,浙金信托于2017年3月16日将56%股权划归至浙江东方名下并已完成工商登记,成为2017年第二家曲线进入A股市场的信托公司。浙金信托2018年年报显示,其实控人为浙江省国际贸易集团有限公司。股东为浙江东方、中金公司及传化集团,其中上市公司浙江东方为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78%,头部券商中金公司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7.5%,传化集团为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