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去杠杆、严监管,理财规模首次出现负增长的情况下,资产证券化(ABS)正成为银行资管部门资产配置新的兴趣点。
上证报记者从银行业内了解到,资产证券化、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的资产和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的债权融资计划,正成为较为明显的资产新投…

资管新规下银行理财存量规模将逐渐萎缩

  在去杠杆、严监管,理财规模首次出现负增长的情况下,资产证券化(ABS)正成为银行资管部门资产配置新的兴趣点。

本报记者 王凯文

  上证报记者从银行业内了解到,资产证券化、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的资产和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的债权融资计划,正成为较为明显的资产新投向。而权益类资产中,上市公司投融资业务成为银行不断加码的投向。

4月27日,资管新规正式发布。业内人士表示,受此影响,未来一段时间,银行理财业务会呈现出存量规模逐渐萎缩的状态。大行将在理财竞争中占据更有利的地位,中小银行尤其地方城商行、农商行理财发行难度将大幅增加。建议中小行进行差异化服务,占据渠道打通代销。

  资产证券化成新增重要投向

银行理财面临新格局

  “之前好几家股份行的人都在问,有没有证券化资产,不管银登还是银行间市场发售的,他们都想认购。”某城商行资管部人士告诉记者。

某银行资管人士表示,在业务发展的过程中,银行理财对整个金融市场产生了三大影响:第一,与同业投资一起放大了货币乘数;第二,干扰了风险资产的合理定价;第三,因为理财规模大,其盈利模式决定了容易做成影子银行的模式,拉低整个市场资产的流动性溢价水平。资管新规使银行理财资产规模下降,以上三个影响会逆向发挥作用。

  在今年的去杠杆、严监管背景下,同业理财规模大减,银行理财规模首次出现负增长,逼迫银行在资产端和资金端进行相应调整。

“在未来一段时间,存量理财业务应该会呈现出逐渐萎缩的状态。”华创资管总经理屈庆认为,按照资管新规的要求,新增的业务必须按照新的标准来办。不管是打破刚兑还是净值化,短期之内老百姓是不能接受的。

  资产端的变化主要体现在投向上。据了解,ABS、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的资产和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的债权融资计划,正成为较为明显的资产投向,尤其是证券化资产。

光大证券指出,资管新规允许对符合条件的金融资产的公允价值以摊余成本计量,降低了银行此前依照摊余成本法进行净值化管理产品的调整压力。此后基金业协会进一步澄清,货币基金将继续遵从现有规则进行投资运作及份额净值计价。这对存量理财比重大、货基销售额较大,以招行为代表的部分股份行是政策利好。

  在某股份制银行资产配置中,其债权类资产中增长较为明显的就包括资产证券化项目。上证报记者从该行得到的数据显示,该行加大了债权类资产和权益类资产配置比例,日均余额较年初增长约20%。其中,债权类资产中增长较为明显的主要是资产证券化,日均余额增幅超过30%。

加强主动管理能力

  某股份行资管人士告诉记者,证券化资产兼具一定的创新性、流动性和较高的收益风险比特征,相对传统固收资产而言具备更高的配置价值。“在结构上会重点配置资产证券化,这也是未来资产的发展方向。”她表示。

东北证券分析师建议,银行未来可发展结构性存款,吸纳原来部分理财投资者的资金。同时,由于未来银行理财的管理更趋向于公募基金,成立银行资管子公司也将是趋势。净值化的理财产品对银行投资管理团队的投资能力、净值波动、业绩基准要求更高,大行将在理财竞争中占据更有利的地位,中小行可进行差异化服务,占据渠道打通代销。

  “各家还都在发力提前参与创设ABS资产(Pre-ABS),包括消费金融、无信用无抵押信贷都有涉猎。”上述城商行资管人士说。

“资管新规要求银行理财需参照公募、私募的标准,这将使得银行理财面临艰难的转型。”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固定收益首席研究员覃汉表示,因为公募型理财将向公募型基金靠拢,投资范围大幅受限,对居民的收益性价比和吸引力明显下降;而私募产品只能针对合格投资者发行,银行理财私募产品、私人银行和高净值客户产品的发行门槛大幅提高,合格投资者人数和规模或大幅缩减。中小银行尤其地方城商行、农商行理财发行难度将大幅增加,从而面临负债持续收缩和成本上升的压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