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随着上周五《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下称《指导意见》)出台,规模高达29万亿元的银行理财产品将迎来变革。
条分缕析,无论是产品类型、客户分类还是对投资方向的限制,银行的过往实践都与《指导意见》存在一定差异。差异…

图片 1

  随着上周五《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下称《指导意见》)出台,规模高达29万亿元的银行理财产品将迎来变革。

6月3日,首家银行理财子公司建信理财有限责任公司落户深圳,从银行的角度出发,此举有利于强化银行理财业务风险隔离。

  条分缕析,无论是产品类型、客户分类还是对投资方向的限制,银行的过往实践都与《指导意见》存在一定差异。差异是否意味着冲击?业内人士指出,因为过渡期的设置较为合理,资管新规对于短期内银行理财业务的冲击并不大,长期来看,由于银行系资管将具备独立法人资格,将为银行理财“打开一扇窗户”做大做强。在这个过程中,资管能力强、净值型产品占比高的银行或将迎来更好发展。

资管新规后,金融业逐渐变化着。如今,银行理财子公司背靠银行资源、没有销售门槛、具备固收业务优势、投资范围广泛的新兴资管机构将与公募基金形成新竞争合作格局,但对于公募基金来说,增添了一位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反而更契合。

  短期冲击有限

“长远来看,规模排在50名之外的基金公司可能会退出市场,现在规模超过200亿元基金公司才有可能盈利。”业内人士表示。

  根据央行数据,截至2016年末,银行表内、表外理财产品资金余额分别为5.9万亿元、23.1万亿元。

或旨在隔离银行风险

  中国农业银行资产管理部副总裁彭向东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坦陈,客观来说,无论是现行的制度、产品设计还是投资者的理念,银行理财产品与其他资管产品的差异略大一些。

6月3日,建设银行全资子公司建信理财在深圳举行开业仪式,同时发布了新产品。这标志着,国内首家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正式开业运营。

  比如,《指导意见》要求产品端口要实行净值化管理,及时反映基础资产的收益和风险,让投资者明晰风险、尽享收益,并在这个基础上自担风险。

公开信息显示,建信理财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50亿元,注册地为广东省深圳市,刘兴华任董事长,谢国旺任总裁。建信理财于5月20日获得银保监会开业批复;5月23日,取得金融许可证;5月24日,首家完成工商登记并取得营业执照;5月27日,建设银行发布公告宣布建信理财正式设立。

  但是在过往的实践过程中,银行客户是习惯预期收益率模式的,基础资产的风险往往不能及时反映到产品的价值变化中,投资者也不清楚自身承担的风险大小,银行则把投资收益中超过预期收益率的部分纳入自己囊中。

据统计,截至5月末,已有31家商业银行公告发布了设立理财子公司的计划,包括6家国有银行、9家股份制银行、14家城商行、2家农商行。已有8家银行的理财子公司获批筹建,其中,工行、建行、交行均已获得监管的开业批准。

  “根据我们的测算,其实客户自己承担风险是完全没问题的。但是银行客户由于过去的投资习惯,一般没有兴趣了解投资端的情况。”彭向东称。

事实上,自2018年4月7日资管新规实施以来,金融机构相继出现各种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银行理财子公司的横空出世的“使命”是什么?

  因此,打破刚性兑付、实行净值化管理,一方面对于银行是一个适应的过程,特别是银行资管如何围绕改变客户的风险偏好进行产品转化;另一方面对于银行客户来说也是一个适应“自负盈亏”理念的过程。

华南某资深银行业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银行是连接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普通老百姓和金融机构的纽带,在国民经济中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大的企业出现信用风险甚至整个公司破产倒闭,小的家庭房贷断供,最后遭殃的其实都是银行,所有的风险都聚集在银行。银行理财子公司的问世一是把此前银行的风险部分隔离出来,留下优质资产,二是向美国这类成熟的资本市场靠拢。

  光大银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潘东则认为,《指导意见》对非标资产和对非上市公司股权的投资有非常明确的要求,这对银行资管行业影响较大的是期限错配的管理。例如,公募产品不能投资非上市公司股权,因此,投向非上市公司股权的资管产品可能会面临较大压力。而因为有过渡期的安排,非标资产受到的冲击不会非常大。

“在银行理财子公司成立以前,银行理财曾经历了爆发式增长的黄金时代,规模非常庞大。普益标准曾发布报告称,2018年全国439家商业银行个人理财存续规模达23.54万亿元,其中,全国性银行占比达78.68%,业务独立出来后,更不可小觑其能量。”上述华南某资深银行业人士进一步说道。

  潘东称,在对投资者和产品的分类上,《指导意见》与现有方式存在较大不同。以往银行将投资者分为普通投资者、高净值客户和私人银行客户,而《指导意见》将投资者分为不特定社会公众和合格投资者,这就需要银行重新对客户进行梳理。而产品分类的新变化,则需要银行进行相应的IT系统建设及信息披露调整。

狼来了?理财子公司:非也
2018年12月2日发布的《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明确写道,理财子公司为商业银行下设的从事理财业务的非银行金融机构,其所适用的监管标准与其他资管机构总体保持一致。

  至于对银行理财短期内的影响,彭向东认为,因为过渡期的设置比较合理,留给银行适应的时间较为宽裕,所以资管新规短期内对于银行理财业务的冲击并不大。按照统一的规范,银行非保本理财将得到更好的规范发展,相关的信息披露规范也将完善起来。

投资方面,理财产品可直接投资股票。在前期已允许银行私募理财产品直接投资股票和公募理财产品通过公募基金间接投资股票的基础上,进一步允许理财子公司发行的公募理财产品直接投资股票。

  招商证券金融行业首席分析师马鲲鹏则表示,现在银行理财的一些先天优势将不复存在,与其他资管产品要站到同一起跑线上,因此银行理财的规模、扩张速度会慢下来,但资源会加速向龙头集中,资管能力强、净值型产品占比高的银行更有可能取得更好发展。

投资范围更广的理财子公司对于公募基金来说是否意味着“狼来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