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资管新规征求意见还没有多长时间,总行也在研究。因此,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把手头项目往前赶,至少先完成今年的业务量吧。某股份银行华南地区分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王亮(化名)说。
业内人士认为,非信贷、降风险、缩链条、降成本的监管大方向已明确,银行业…

降风险缩链条 银行资管再造业务流程

  “资管新规征求意见还没有多长时间,总行也在研究。因此,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把手头项目往前赶,至少先完成今年的业务量吧。”某股份银行华南地区分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王亮(化名)说。

□本报记者 陈莹莹

  业内人士认为,“非信贷、降风险、缩链条、降成本”的监管大方向已明确,银行业必须按照资管业务发展规律,再造业务流程,全面提升专业化运作能力。

“资管新规征求意见还没有多长时间,总行也在研究。因此,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把手头项目往前赶,至少先完成今年的业务量吧。”某股份银行华南地区分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王亮说。

  砍嵌套缩通道

业内人士认为,“非信贷、降风险、缩链条、降成本”的监管大方向已明确,银行业必须按照资管业务发展规律,再造业务流程,全面提升专业化运作能力。

  “新规征求意见发文的第二天,总行就通知要求,以后项目只能做单层嵌套。不过,目前细则还没出来。”某股份制银行地方分行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砍嵌套缩通道

  征求意见稿明确,金融机构不得为其他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产品提供规避投资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的通道服务。资产管理产品可以投资一层资产管理产品,但所投资的资产管理产品不得再投资其他资产管理产品(公募证券投资基金除外)。

“新规征求意见发文的第二天,总行就通知要求,以后项目只能做单层嵌套。不过,目前细则还没出来。”某股份制银行地方分行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王亮坦言,银行做多层嵌套主要是出于两个目的:一是资金绕开监管进入一些限制类领域;二是通过嵌套将项目的通道费用“走出来”。“我们目前的项目,做两层嵌套是很常见的,必要时候也会做三层以上的嵌套,如以前银行理财资金通过嵌套多层资管产品绕开监管,将资金投向限制类行业(房地产、地方融资平台等)、禁止或限制投资的资产(股票、证券投资基金、未上市公司股权、垃圾债等),后续待嵌套细则明确了,再突破监管限制就很难了。”

征求意见稿明确,金融机构不得为其他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产品提供规避投资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的通道服务。资产管理产品可以投资一层资产管理产品,但所投资的资产管理产品不得再投资其他资产管理产品(公募证券投资基金除外)。

  民生证券研究院海外研究主管张瑜指出,从2016年提高基金子公司风险控制指标标准开始,对通道业务的监管持续收紧。此次征求意见稿的发布,可以说为消除通道创造了良好条件。

王亮坦言,银行做多层嵌套主要是出于两个目的:一是资金绕开监管进入一些限制类领域;二是通过嵌套将项目的通道费用“走出来”。“我们目前的项目,做两层嵌套是很常见的,必要时候也会做三层以上的嵌套,如以前银行理财资金通过嵌套多层资管产品绕开监管,将资金投向限制类行业(房地产、地方融资平台等)、禁止或限制投资的资产(股票、证券投资基金、未上市公司股权、垃圾债等),后续待嵌套细则明确了,再突破监管限制就很难了。”

  业内人士预计,未来金融机构通道业务体量将明显收缩,尤其是“空转类”通道业务或走向终结。金融机构大规模发展通道业务主要为了规避各种监管要求和风控要求,包括流行性、杠杆、监管指标、投资范围限制、投资者适当性限制等。比如,以往A银行资金走保险公司的通道到B银行,可以轻松赚得无风险收益,自然没动力把资金投入实体经济。对这部分“空转”套利,监管是打击严厉的,预计未来也很难放松。

民生证券研究院海外研究主管张瑜指出,从2016年提高基金子公司风险控制指标标准开始,对通道业务的监管持续收紧。此次征求意见稿的发布,可以说为消除通道创造了良好条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