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因涉嫌养老鼠仓,景顺长城基金原基金经理涂强、长城基金原基金经理刘海、韩刚三人被证监会查处,其处罚决定昨日正式对外公布。
其中,韩刚已被移送公安机关,这也是我国证券市场首例因涉嫌违反《刑法》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被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的案…

  因涉嫌养”老鼠仓”,景顺长城基金原基金经理涂强、长城基金原基金经理刘海、韩刚三人被证监会查处,其处罚决定昨日正式对外公布。

嘉实沪深300指数基金(LOF)基金经理杨宇

  其中,韩刚已被移送公安机关,这也是我国证券市场首例因涉嫌违反《刑法》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被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的案件。

  整整六年时间,指数基金教父约翰·博格尔(John
Bogle)才看到他的先锋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达到发行时的目标规模—1.5亿美元。而在中国,仅仅用了不到四年,嘉实沪深300指数基金的规模就从2005年8月29日成立时的8.6亿元,猛增到2009年6月30日的313.96亿元,成为国内市场上净值规模和份额规模最大的基金。

  虽然相关基金公司并未受到证监会处罚,但”老鼠仓”事件已经给其带来名誉上的损失。调查显示,超九成投资者表示不再信任出过”老鼠仓”的基金公司。

  是什么样的原因,使嘉实沪深300指数基金赢得了150万持有人的信任,成就了它四年规模增长36倍的奇迹?

  【权威发布】

  领先者的远见

  证监会痛打”老鼠仓”

  明显的成本优势、先进的管理系统、便利的交易机制,早在2005年嘉实沪深300指数基金发行之初,嘉实基金就为这只基金今天的成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证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昨日表示,景顺长城基金原基金经理涂强,长城基金原基金经理刘海、韩刚违法违规案已调查、审理完毕。

  “成本是影响基金长期收益的重要因素。”
不同于目前国内基金投资者看重收益的普遍思维,约翰·博格尔在他的成名作《共同基金常识》中,把控制投资成本放到了第一位。

  经查实,三人均采取操控其亲属证券账户的方式从事股票交易,先于或同步于自己所管理的基金买入、卖出相同个股,以此获益。

  “指数基金都是跟踪指数,所以业绩差别不像主动管理的股票型基金那么大,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更需要关心基金费用对业绩的影响。”作为嘉实沪深300指数基金的基金经理,杨宇十分认同博格尔的观点–费用的高低直接决定了投资者的收益。因此,嘉实沪深300指数基金被设计成管理费率及托管费率之和只有0.6%,是市场上所有指数基金中费率最低的产品之一,同主动型基金相比更具有非常明显的成本优势。而这一费率水平,也成为后续沪深300指数基金的“标杆”,至今仍保持着业内最低的纪录。

  证监会同时公布了对三人的处罚结果。

  如果说低费率是“让利于基民”,那么嘉实自行开发的投资、风控、交易三大指数化投资管理系统,则是“让基民放心”的硬件保证。“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对于被动投资的指数基金来说,完善、高效的管理系统不仅能节省管理人的成本,更可以降低跟踪误差,确保业绩的可复制性。例如,借助指数化投资风险控制系统,每天收市后,杨宇可以分析当天的跟踪误差来自哪里,属于偶发的误差还是长期的误差,从而决定是否需要调整。而指数化投资交易系统更可以结合成份股的历史成交量,自动生成合理的交易指令,降低交易带来的冲击成本。可以说,嘉实独创的三大指数化投资管理系统是嘉实沪深300指数基金”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因此成为很多基金公司效仿的对象。

  上述三人是继唐建案、王黎敏案、张野案之后,证监会查处的又一批基金经理违法违规案件。

  对于投资者来说,低成本和优秀的管理系统是嘉实沪深300指数基金的“内秀”,便利的LOF(上市开放式基金)机制则是它的“外在美”。作为可交易的LOF指数基金,嘉实沪深300指数基金为投资者交易沪深300指数提供了极大的便利。由于A股市场波动较大,很多机构投资者和个人投资者习惯于短期的波段操作,通过“择时”获取短期差价收益。由于指数基金严格跟踪目标指数,非常适合这类投资者用来进行“波段操作”。另一方面,LOF机制为投资者提供了套利机会,在跟踪指数的基础上,给投资人一定的套利回报。LOF机制满足了不同投资者的投资需求,并且拓宽了基金销售渠道。

  涂强简历:1969年出生,南京大学经济学硕士。曾任职于长城证券,2005年3月加入景顺长城基金公司。

  分析嘉实沪深300指数基金成功的原因,恐怕正是嘉实基金的远见卓识,才在这只基金诞生之初就为它插上了隐形的翅膀,成就了它四年规模增长36倍的奇迹。

  违法行为:自2006年9月18日担任动力平衡基金经理起至其违法行为被发现期间,利用任职优势,通过网络下单,操纵其亲属赵某、王某开立的两个证券账户从事股票交易,先于或同步于自己管理的基金买入、卖出相同个股,为赵某、王某账户非法获利37.94万元。其为赵某、王某账户提供了部分交易资金,是两个账户股票交易获利的受益人。

  管理者的信仰

  处罚结果:取消基金从业资格,没收违法所得37.94万元,并罚款200万元,终身禁入市场。

  杨宇喜欢的车是沃尔沃那种类型的,人如其车,他管理下的嘉实沪深300指数基金有着沃尔沃那样朴实无华却又质量上乘的特质。“管理指数基金就像生产一辆汽车,要想做的比别人好,一定要精益求精,所以说有工程师特质的人适合做指数基金经理。”

  刘海简历:1978年出生,清华大学经济学学士。曾就职于深发展总行,2005年6月进入长城基金。

  工程师是理性的。在杨宇看来,指数基金既然是投资者跟踪指数的工具,就应该忠于指数,严格遵守契约。“术业有专攻,指数基金经理和主动基金经理相比,在个股选择的能力上不具有优势。如果再做主动投资的增强,某种意义上讲是以己之短,对人之长。”因此,杨宇管理下的嘉实沪深300指数基金始终坚持产品的“纯正”,严格跟踪指数、管理透明,基本不做收益增强。

  违法行为:自2008年8月27日兼任长城稳健增利债券基金经理一职期间,操作其妻子黄某的账户先于其管理的基金买卖相同个股,涉及鞍钢等三只股票。非法获利约13.47万元。

  工程师也是实际的。“我们在投资上是有所为有所不为,无风险收益一定要拿。比如五粮液的权证曾经折价交易,那么我用五粮液权证替代五粮液股票,这属于无风险套利,这部分的收益我们一定不会放过。但有些需要承担风险的,比如说看好银行、地产,在组合里多配点银行、地产,这样的操作我们从来不做。”

  处罚结果:取消基金从业资格,没收违法所得13.47万元,并处以50万元的罚款,采取3年市场禁入措施。

  工程师更是有梦想的。“谁会记得第二个登上月球的人,谁又会记得奥运会百米赛跑的第二名?在美国跟踪标普500指数的124只指数基金中,3只最大基金占据了90%的市场份额。”因此,杨宇非但不担心嘉实沪深300指数基金的规模增长,反而“以大为美”。在他看来,指数基金具有非常明显的规模经济效应,规模越大的指数基金相对管理成本就越低,抗拒市场流动性风险的能力也越强,对指数的追踪性及基金本身稳定性都相对更高。

  韩刚简历:1974年出生,毕业于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经济学硕士。曾任国信证券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2001年7月进入长城基金公司。

  布道者的执著

  违法行为:自2009年1月6日担任长城久富基金经理起至其违法行为被发现期间,与他人共同操作其亲属开立的账户,先于或同步于其管理的基金多次买卖相同个股。利用任职优势,违法获利27.7万多元。

  从成立之初的7163位持有人、8.67亿元规模,到今年年中的超过150万投资者、388.57亿份额,用杨宇的话说,“与其说是沪深300指数成就了嘉实300,不如说是嘉实300,使沪深300指数得到了更广泛地认同。”

相关文章